包治百病六神花露水

我煎熬是谁一碗绕指缠绵的糖

我若是游子(上)

纵你阅人何其多,无人相似我。

 

 

1.

 

史森明缩在电竞椅里缩成一团。

字面意义上的“一团”,他苦着一张脸,看起来像被揉皱了随手丢弃的废纸团。简自豪曾经说他觉得史森明是液体构成的——这个人总能以奇怪的姿势把自己塞进狭小的缝隙里,然后装不存在。

他有点累了。打了一天的Rank,秀了几次,也吃了几次哑巴亏。遇到了熟悉或者不熟悉的职业选手一起carry,也遇到了带节奏的主播口出狂言。他甚至还打了两局AD,选人的时候他亮了一手薇恩,然后在队友发出反向问号之前换成了伊泽瑞尔。

“我能行!”伊泽瑞尔说。

队友回来了,训练室里变得喧闹起来。李元浩最先发现嵌在椅子里的史森明,他手里拿着不合时宜的冰镇可乐,在史森明手臂碰了一下。

“滚啊。”史森明被冻得一激灵,反手推开,“李元浩你们又大冬天叫冷饮了,我要告诉风哥,我要揭发你。”

然后就是每天要发生好多次的扭打成一团,李元浩力气大,史森明的胳膊在他手里仿佛是一根面条。

“我不喜欢欺负弱小。”李元浩蹂躏了史森明一顿,然后做了正义凛然的总结陈词,“是史森明非要和我比试。”

“畜生。”史森明大声说。

打完训练赛已经很晚了,复盘会的时候史森明更是精疲力竭。他摊在椅子上像是一条真正的咸鱼,年前的上海已经很冷了,屋里开着空调,搞得他口干舌燥。Heart说了很多,史森明都有认真努力在听,但是听没听进去,他自己也不知道。

复盘结束,众人散去,只有李元浩还在。

“走了睡觉了,过完年你狗爷就回来了。”李元浩说话的时候尾音上扬,然后结尾总会带上他独有的笑声,“没人一直BB你你还不习惯是吧,史森明?”

史森明想了想,好像还真挺不习惯的。对线期没人一直在他耳边絮叨着,推线,插眼,探视野,走位,挡技能……世界第一ADC用NL不分的普通话在他耳边念叨着,念叨着,竟然念出了惯性,念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依赖。

“史森明,虽然这么说挺不好听的,”李元浩站在门口,逆着光看不清他的面孔,“但是在咱们队,早晚有一天,得是你带AD,不是AD带你。”

李元浩这个B,前一句还在嘻嘻哈哈地开玩笑,后一句就认真地说出别人最不想提的东西,真是个畜生。

四连败是一步一步来的,不是山崩地裂发生在一瞬间。这个过程很痛苦,很难受,但是最可怕的是无力感,不知道怎么赢。打开游戏不知道要干嘛,关掉游戏就更迷茫。迷茫的时候想事情也是想不通的,就呆呆地看着屏幕,能感觉到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但就是抓不住。

“就不要迷茫,”开会的时候Heart不需要翻译,但是他的新疆普通话听起来很喜感,还不能很顺畅地说下来太复杂的句子,“你们不明白就想想小狗,小狗不会迷茫。

“就小狗不会浪费时间去迷茫。”

是的,简自豪不会浪费时间去迷茫。还在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每一天,他都不会轻易浪费。

那天晚上史森明做了个梦,梦到他一天来到皇族,他和简自豪坐在一起,第一次,他们一起走下路。简自豪选了伊泽瑞尔,他不知道为什么用的是蒸汽机器人布里茨。对线期全程他的Q就没准过,简自豪一直在他耳边疯狂说话,史森明听到他说了几个曾经辅助过自己的选手的名字,Zero,Mata,还没说出第三个,史森明就被吓醒了。

不要啊。史森明摸到了手机,发现才六点钟。

划拉了一下通知消息,QQ显示有两个联系人发来三条,他点进去,两条来自喻文波,一条来自简自豪。

喻文波的在上面,时间是3:44,IG应该也是Rank到深夜了。史森明眯着眼睛怔了两秒,最后也没点进去。他手指向下划,迷迷糊糊地点到简自豪的对话框。

“加油啊。”

没了,就三个字。简自豪永远这么真实。

什么意思。史森明趴在床上,下巴垫在枕头上,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四连败真的太丢人了,是不是我表现得不好,是不是……

不是。史森明感觉到有人站在他床前这样说。

再醒来是被摇醒的,李元浩站在面前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不得不说,这张脸笑起来真的很gay。

“史森明你为什么要抓着手机趴着睡觉啊。”

史森明答不上来。他翻过身,感觉腰背好痛,果然是不能趴着睡整晚。他仰面看着天花板,然后突然拿起手机,手脚麻利地点开QQ。

那三个字还在那里。

加油啊。

史森明翻了个身,忍不住笑起来。李元浩受不了了,他推开门,大声嚷嚷:“史森明这个小畜生又在傻笑了。”

严君泽在后面接话:“他是不是梦见林允儿了啊。”

“小明长大了,都开始做梦梦见林允儿了。”

不是啊,史森明在心里辩解,对不起林允儿,我梦见了简自豪。

 

年前最后一战是打BLG。快要过年了,正大广场的人却并没有少。在后台的时候史森明原地跳来跳去地取暖,刘世宇以为他冷,丢给他外套,史森明嘻嘻哈哈地推还回去,说我一点都不冷。

“那你跳什么啊。”

“锅哥锅哥……”史森明不回答,他跳到刘世宇身边,“我们今天能赢不?”

刘世宇不想理这个弱智,把他推给李元浩。李元浩颇宠溺地捏了史森明两下:“必须能赢啊兄弟,过个好年。”

那就赢吧,过个好年。

进比赛画面之前史森明还很淡定,开始banpick的时候他莫名地紧张了起来。他习惯性地侧头去看自己的AD来缓解这种奇怪的紧张感,可惜坐在他身边的是还矮他一头的走A,他小小地坐在椅子里,婴儿肥尚未褪去,认真地看着屏幕。

史森明笑了起来,走A转头看他问他笑什么,史森明说不出来。

就很好笑,往常简自豪挡住他所有的视线,现在走A小小的一只,他这个角度都能看到李元浩的侧脸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好笑。

Banpick结束,进入游戏画面,峡谷的黄昏很美,史森明很自信地想,这把一定可以赢的。简自豪不在,下路就他说了算,就他来主导。

“我能行!”伊泽瑞尔说。

我能行。史森明小声说。他的尾音扬起来,语调轻快得像飞鸟。

 

 

2.

 

李元浩说得对,RNG不是一支输了就会彻底溃败的队伍,只要有一线转机,一切都会好起来。赢下比赛之后队伍氛围轻快了很多,又临近年关,好不容易可以放假,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

微信群里大家都在起哄让简自豪发红包,狗爷牛逼,狗爷有钱,史森明也很想参与,但是他正手忙脚乱地拖着行李赶飞机,连发个表情都没空。

“哎你们这群畜生啊,小明呢?”

不知道谁发了一句:“你的小明可能和林允儿在一起。”

简自豪乐了:“不可能,我的小明肯定在等我韩服双排。”

史森明看了抱着手机傻乐。简自豪很快就私聊喊他去双排,史森明抱着有点沉的背包乐呵呵地打字回复“就来,就来。”

“就来是啥时候?”

“明天。”

简自豪发了几个崩溃的表情。

背包太沉了,史森明不想打字。他发了一段语音,问简自豪是不是年后就回来。

很快对面也回了一段语音,简自豪应该是在家,背景音稍有些嘈杂。他语气并不那么轻松:“肯定的啊兄弟,其实我年前就能回去的,但是后来想想还是年后吧。”

年后就回,这件事史森明是知道的。他再问一遍只是想确认一下,不然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又一段语音发过来,只有三秒。史森明点开,这次简自豪的声音带着笑:“没回肯定还是相信你们啊。”

史森明过滤掉了“你们”里面的“们”字,然后肆无忌惮,心花怒放。

“那你快点回来。”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也笑了。什么快点回来,再快也要先过完年啊。但是无所谓,史森明想说,就说了。他想简自豪快点回到他身边,仅此而已。

他从来不吝惜表达自己的情感,就像他对每个人都露出笑脸,仅仅是因为他很开心。就像他每次接受采访的时候都会说一切是因为小狗教得好,他要做正宫狗妃一样,很简单,仅仅是因为他确实是这样想的,也不怯于这样去表达。

简自豪,我现在是你的辅助,没有替补那种,你得跟我在一块,我要保护你,让你依靠。什么乱七八糟的前任,都不及我现在与你并肩。

 

再见到简自豪已经是年后了,史森明在直播。简自豪回来了,基地一阵骚动,大家都是好久不见,包括史森明。他心不在焉地直播,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侧着头看简自豪的时间过长,粉丝在弹幕里发出吃醋的“埋怨”。

“史森明求求你正脸对着镜头吧!”

“好好好我们知道uzi回来了你可以把头转过来了……”

史森明不为所动。他的AD,好不容易回来了,还不让他看个够?

大家忽悠简自豪请客,史森明盯了半天,终于得出了结论。他侧着半个身子扒着电竞椅:“简自豪,你眼睛里血丝好重啊。”

不用解释,肯定是长时间对着电脑造成的。放假的时候他们一起双排了几天,简自豪是不会放下游戏的,怕是他们没一块的几天,他也一个人rank到天亮。

简自豪没回答——史森明料想他也不会回答。

“哎朋友们,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附近有没有什么新的外卖……”

史森明扑哧一声笑出来。

“我给你点吧。”史森明干脆逃离了摄像头的监控,从侧脸主播转型为背影主播,然后再转型为虚空主播,“我给你点我给你点。”

他知道简自豪喜欢吃什么,要吃什么。他的一切他都知道。

简自豪也正好乐得放弃选择。他慢慢习惯了这种感觉,就像他总是觉着好热好热说你们都离我远点,但是史森明笑嘻嘻地喊靠近他的时候,他也没有走开。

“我点了几个蛋挞。”史森明说。

“好啊。”

“好甜哒。”史森明笑嘻嘻地说。

“好甜哒。”简自豪学着他的语气,“史森明你是想自己吃吧?”

鸡飞狗跳,基地白日冒烟。

 

年后第一场是打WE,赛前他们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这让史森明很有信心。但是比准备更让他自信的是他身边的AD,坐下之后,重新把他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的。

“我饿了简自豪。”史森明摆弄着设备。

简自豪没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史森明侧头看他,从这个角度看去是他最熟悉的视角,看到这个无所不能的AD最冷峻的一面——今年已经是S8了,那个在镜头前狂气外露的狂小狗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传说,现在是官方狗,说话滴水不漏,大赛前先夸对手再夸队友,他再也不会说皇族都是我一个人carry。

“我饿了——”史森明继续敲了敲键盘,“我好饿啊。”

“饿了咋办?先比赛兄弟。”简自豪侧过头,“比完了好吃饭。”

侧过头,高冷的假象不攻自破。史森明又忍不住嘿嘿笑起来,简自豪解决不了他好饿的问题,但是他就想对他说一下。

“带你大杀四方兄弟。”简自豪转过头,笑得很开心,“怎么感觉很久没打比赛了。”

简自豪这个人简单得过于真实,打个比赛乐成这样。

第一盘确实是大杀四方了,5-0-4的大嘴,11-0的战绩,让整个正大广场都沸腾。而第三盘决胜局,史森明选出了瓦洛兰之盾。

英雄登场,低沉的语音响起。那一瞬间史森明看向简自豪,仿佛想要从他身上验证些什么。

“我曾踏足山巅,也曾进入低谷,二者都让我受益良多。”

简自豪经历了太多的低谷了,他需要一个最高的山巅。

TBC

 

 

 

 

 

 

评论(23)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