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治百病六神花露水

我煎熬是谁一碗绕指缠绵的糖

我若是游子(中)

3.

 

在打职业之前,史森明还是个青春期的网瘾少年。除了打游戏,他偶尔会看些网络小说,修真类的小说是那个时候的病毒,没看过不配称为中二少年。史森明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他记得里面有个词,叫做证道。

有时候他觉得简自豪还在打比赛,还拿着ad英雄在这个新人辈出的峡谷里跳脸开团、输出,不仅仅是为了冠军,还为了证道。

他依然爆炸输出、玩命carry,他喊小明给我大我来开团,但是他也先做水银,带治疗出门。

“这样稳一些。”

道到底是什么,史森明说不出来,也不明白。但是他知道如果世俗的眼光需要冠军来佐证简自豪是世界第一ad,那么这就是最浅显的道。

队医是个有些秃头的中年男人,对所有队员都笑呵呵的,看上去特别淳朴。他有给每个人布置运动任务,还要互相监督,虽然举报并没有奖励,但是史森明常常跑去揭发严君泽和李元浩。

职业选手由于久坐,多数都是一身毛病,他自己也常常觉得腰痛,坐着都有些力不从心。好几次他去找队医的时候都遇到队医在给简自豪按摩,史森明倚着门听简自豪用开玩笑似的语气说自己的病情,痛得很有节奏感,从肩膀到手臂再到手腕都用不上力。

史森明睡觉姿势怪异,经常会压住胳膊,早上起来手都是麻的,他知道用不上力是什么感觉,就是抓起手机举到半空中然后突然砸在自己脸上的感觉,痛得一批。

“能好吗?”

“谁?小狗吗?”

“嗯啊。”

“能缓解。”队医避重就轻地回答。

史森明不说话了,他也说不出来,按摩的时候队医的大手把他细瘦得如同面条的小身板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又酸又痛。他不能说话,但是思绪却在来回乱跳,他有点想知道简自豪觉得痛的时候到底是有多痛,更想知道简自豪觉得手伤无力的时候有多难受。

但其实人最难做到的就是感同身受。

他回到训练室,腰已经完全不痛了。简自豪开了一局韩服rank,他在练英雄。新出的英雄叫卡莎,史森明觉得有点像薇恩,简自豪应该会喜欢吧——带头冲锋的,简自豪都喜欢。

1-8,反向超神。史森明笑得打跌,他拍着简自豪的椅子放肆地哈哈大笑。

简自豪试图转移话题:“这英雄还挺漂亮的哈。”

“哪有,没有薇恩好看啊。”说到这个话题史森明就很积极了。

简自豪搓了搓手:“那是,女朋友还是正宫的好。”

界面还停在结算页,史森明愣愣地看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一个超嫌弃的表情:“我觉得你这辅助不行。”

“那肯定啊,辅助也是正宫的好呀。”

“正宫”辅助史森明忍不住傻笑出声。

“双排不?啊,别排了,吃饭了简自豪,吃饭了~要吃饭了~”

“排一把呗,”简自豪拉着他手腕把他硬扯回来,“快,让你见识一把超神卡莎。”

“超神个屁,你都超鬼了。”

“这把绝对超神,这个英雄的精髓我已经摸透了,”简自豪说,“给你证明一下,这RNG的ad无所不能好吧。”

比赛版本要落后于普通游戏版本,现在卡莎还不能出现在职业比赛上,但是简自豪必须去学会并且熟练操作它。史森明坐下有些心不在焉,他想起S7时期为人诟病的“完美无霞”,仿佛这是一切失利的罪恶根源。

卡莎说:“我是一个怪物。”

简自豪学着卡莎的声音跟着念台词:“我是一个怪物。”

史森明:“你是世界第一ad,当然是怪物。”

简自豪不说话了,他专心致志地操作,猎杀一个又一个或冒进或犹豫的敌人。艾卡西亚的暴雨之中卡莎像一个孤胆英雄,她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她行走在被恐惧吞噬的边缘奋力地挣扎,新生的第二层皮肤便是最好的证明。

“看看,史森明看看好吧,超神了,”简自豪有些得瑟地说,“我是一个怪物。”

史森明刚刚挡技能死了,画面一片灰白,他偏过头看简自豪:“你不是一个怪物,你是乌兹——biu!”

怪物是不合群的,是成功后依然孑然一身,是失败后孤灯残酒,你不是,你有我。

英雄联盟这类Moba游戏区别于网游最好的设定就是可以无限复活吧,这样他总能等到队友的到来。

                                                                                                         

总决赛前的骚话台本和平时记者问的狗妃问题尬起来不相上下。史森明一边看一边笑,他感觉自己真的是脸皮再厚十米也说不出来这些骚话。但是李元浩就不一样了,他不仅出口成章,还配合导演组改台词,把垃圾话改得更骚。

“你有啥说不出来的。”李元浩看了看史森明的剧本,“虽然我们小明还是个孩子,但是我知道导演组不会放过你的。”

史森明没理他,他回头找简自豪,发现简自豪正在和田野说话。

“那你平时回答记者问狗妃的问题咋不尴尬?”李元浩冷不丁问了一句。

史森明回过头:“啊?”

“人家平时问你愿不愿意当狗妃你都是愿意,采访天天吹简自豪,反正小狗在我心目中就是第一ad嘿嘿。”

李元浩学得过于惟妙惟肖,把史森明的傻笑都学出来了。

史森明:“……”

“你家第一ad要跟人家跑了。”李元浩把声音压低,“全明星就不应该送他出去。”

李元浩说的是玩笑话,但是史森明想的是正经事。他看着田野,这个和他年纪相仿的辅助是去年全明星辅助位的第一名,也是很多玩家心中的LPL第一辅助。史森明知道,自己现在不如田野。

开团,保人,布视野,指挥……辅助要做的事情太多。他不是出道即巅峰的天才,也不是重新定义辅助位的开创之神,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后来者,在次级联赛打了几次升降级全输的倒霉鬼。

他只有努力,努力地追着简自豪的背影奔跑。

简自豪想要什么样的辅助呢?Mata那样游走全场带节奏的发动机吗?对他的保护无微不至的Zero?或者是面前这个擅长开团打开局面的Meiko……

这个问题他来皇族的第一天就问过自己,也问过简自豪。简自豪当时正在喝水,被这个问题逗得笑喷了,他问风哥这辅助能退货吗,风哥说不能,简自豪又笑了,说那就是你了呀小明。

简自豪是在开玩笑,可是史森明任性地不喜欢这个回答。

赛前垃圾话放出来,很多人开玩笑说小明你绿了,史森明托着腮笑不出来——啊,他居然也有笑不出来的时候,自己都惊诧。

是不是有点太在意了?太在意简自豪对自己的定位,太在意之前哪些辅助在他心里的高度,甚至头脑发昏地竟然会在意一个别的队伍辅助的存在,可是这一切都源于简自豪始终不肯松口的一句肯定。

简自豪从来没有说过,史森明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辅助。

哪怕是他们季后赛一穿四,拿到里程碑的2000杀,最后一起拿了春季赛的冠军。

简老师真的很严格。史森明闷闷地想。

可是简老师……也没做错什么啊?哎,总之,简老师有毒。

其实不是简自豪有毒,只是史森明还不知道,感情里患得患失的人才是剧毒。


 

评论(10)

热度(170)